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社会
国内抑郁症患者人数近亿 就诊率却不足一成
来源:腾讯娱乐 作者: 易心修编 时间:2015年03月27日 19:20

 

 这一次,让我们关心抑郁症(2)

 

明星们的心理健康问题令人咋舌,不少人几乎将娱乐圈和抑郁圈画上了等号。“娱乐圈的抑郁情况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一位长期从事临床抑郁症诊疗工作的医生告诉记者,“作为公众人物,明星们的健康状况更容易得到关注。但对普通人而言,它更隐蔽,伤害也更大。”

 

 抑郁症认知率极低 “走饭”微博成倾诉树洞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2012年3月18日,网友“走饭”通过定时发送工具将生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到了网络上。

对死亡轻描淡写的33个字,在随后的十几天里被网友转发了八万多次。这个年仅22岁的大四女生的离开,曾引发了舆论对普通抑郁症患者前所未有的关注,周笔畅、高晓松、柳岩、王茜等明星均在网络上自发悼念。

三年过去了,“走饭”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文字却穿越了时间。每天仍然有人来她的主页留言,最多的一条微博底下留言数超过36万。这个永远不会更新的微博成为不少抑郁症患者的秘密树洞。“死亡”、“解脱”、“重生”是留言中的高频词,无法被身边人理解是网友寻求倾诉的主要原因。正如微博上,“走饭”流露出厌世的念头早已超过两年,而她的家人却几乎一无所知。

这是一组不该忽视的数据: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目前全球已有3.5亿名抑郁症患者,而这还只是保守估计。2009年,加拿大学者费立鹏在《柳叶刀》上发表文章,称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按其比率推算,国内抑郁症患者已达到9000万。

世卫组织预测,作为目前世界的第三大负担疾病,抑郁症将在2020年取代冠心病,上升到第二位。然而,与日益庞大的患病群体无法匹配的是,大众对抑郁症认知的缺失。

“包括我的家人,我的领导,他们都觉得没有这种病。”崔永元在患病之初面临的最大问题来自于身边人,“他们觉得我就是想不开,小心眼、爱算计,以前火现在不火了,所以受不了了,都是在这样想。”

在腾讯网发起的一项关于抑郁症的网络调查中,表示对抑郁症“很了解”的网友仅有25.02%,63.99%的网友认为,“听说过,但不是很了解”,6.44%的网友表示,“知道有问题,但不知道它是病”,还有4.56%的网友则表示“完全不知道”。

不仅普通人对抑郁症知之甚少,作为一种病因机制复杂的精神疾病,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其病理根源问题上几乎争吵了几个世纪,却仍无答案。“如果用历史的进程打比方,人类对抑郁症的了解大概还处于公元前的世纪里。”北京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姚方表示。

抑郁症患者“病耻感”严重 就医人数不足10%

抑郁症知识缺失带来的后果是,不少患者即使出现了相关症状,也很难排查。2005年,杨坤经历了一段难熬的情绪低潮,“易怒、胸闷气短、浑身抽搐,眼睛聚不了焦,思维特别混乱”。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先后做了6次全身检查,“其中包括四次核磁共振,杀死了很多健康细胞”。他觉得自己难受到随时随地都可能晕倒,但医生却说,“你很健康,身体没什么毛病”。后来,在一个香港医生的诊疗下,他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

更多的人面对疾病选择的是“不作为”。腾讯网的调查显示,只有7.54%的网友表示在出现抑郁情况时,会及时就医。33.29%的网友表示,“想去看,但还是要想想”。而其余大部分网友则认为可以自愈。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精神卫生学系主任季建林表示,“在国内抑郁症人群中,大概只有10%到20%的患者,是经过正规医院诊断出的,这个诊断率非常低。”而剩下的8成患者则在家默默承受,不曾踏进任何医院。即便被医生诊断出抑郁症,患者愿意接受治疗的人数也不到10%。原因之一,是患者和患者家属有着强烈的 “病耻感”。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何燕玲曾有过亲身经历,她的一位患者在诊治过程中曾被家人阻止,“精神病院这种地方,怎么能去?”后来,这位患者选择了跳楼自杀。“我可以说,他就是被‘病耻感’杀死的,如果社会没有那么多偏见和歧视,结果一定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