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科研
超越抑郁:改变想法,成为自己的治疗师!
来源:Nature 作者: EMILY ANTHES 时间:2014年12月01日 21:01

摘译自Nature11月抑郁专辑

认知行为疗法(CBT)是一种通过帮助人们确认和改变消极思维方式来改善抑郁的心理疗法。在抑郁的治疗中,药物常常成为人们的第一选择,但研究显示如果仅仅依靠服用药物,只有22-40%的患者能够痊愈,而CBT的有效率却能够达到42%-66%。迄今为止,已经有很多研究支持了CBT的有效性,虽然心理疗法有很多种,但对CBT的研究是最广泛的。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大学的心理学家斯蒂凡.霍夫曼这样评价,“在心理治疗领域,CBT的成功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虽然CBT的效果不错,可对它是如何起效的,人们的了解却不多。如果不清楚在认知治疗过程中,使它能够发挥作用的关键机制以及相关的影响因素是什么,那么就难以对疗法进行改进,使它发挥更大的作用。为此科学家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

认知行为治疗的基本假设是,抑郁患者对自己和周围的世界存在很多消极的、不符合现实的思维方式,CBT的目标就是教会患者应对这些不合理思维的技能,使他们成为自己的治疗师。人们发现确实有很多患者在CBT治疗过后,思维方式发生了改变,但是思维的改变真的是抑郁改善的原因吗?也有研究显示经过药物治疗和其他心理疗法之后,患者的消极思维也会减少,那么思维方式的改变会不会是抑郁改善的结果呢?

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罗伯特.德鲁比和他的同事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发现人们在认知治疗过程中常常出现突发的改善,他们的症状总是在某个节点突然减轻很多。而研究显示相比其他阶段的治疗,在这些突然改善之前的治疗中,患者的思维改变的更明显。从以上研究结果来看,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确实会改善抑郁。

研究者们还发现学会应对消极思维的技能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人们学会了这些技能,就可以在以后的生活当中使用,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CBT的复发率要低于药物的原因。安娜是一位做过认知治疗的患者,她在和丈夫离婚后开始做志愿教师的工作,她发现自己总是和别的教师进行比较,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如别人,这让她感觉很糟。治疗师在治疗中帮助她确认并检验这些思维,“我以前总是关注别人做得好的地方而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但现在我知道其实每个教师都有做得好的时候和不好的时候”。安娜已经停止治疗了,现在每当她产生不合理的思维,她就会自己来确认并检验它们的现实性。

另一些研究者通过大脑神经成像的研究,试图从生理层面理解CBT起效的机制。西格尔和他的同事使用FMRI(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发现,相比正常人,抑郁患者的杏仁核(负责情绪加工的大脑区域)活跃程度更高,前额叶(负责认知加工的大脑区域)的活跃程度则较低,而CBT能够改变这一现象。研究者们认为这可能是因为CBT能够激活前额叶,而前额叶有控制杏仁核的功能。CBT正是通过提高前额叶的活跃程度达到了改善情绪的目标。

还有一些科学家对CBT为什么仅对一部分人有效很感兴趣,有研究显示似乎那些伴随人格障碍的抑郁患者,使用药物的效果更好;而已婚者使用CBT的效果更好。一项使用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显像)技术的研究发现,那些右前脑岛过于活跃的患者对药物的反应更好,而不够活跃的患者对CBT的反应更好。研究者们推断抑郁可能会损害大脑的不同功能区,药物能够修复其中一部分,而CBT可以修复另一部分。不过这些研究目前大多还在起步阶段,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和深入。

科学家们对CBT起效机制的探索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但目前仍面临着许多问题。比如,相比药物目前的研究数量仍然不足,而且有些研究结果之间还会出现矛盾;对CBT进行脑成像研究比药物要更加困难,实施起来也更加复杂,影响因素也更多;此外,现在支持心理治疗领域的研究资金远远不足。

尽管如此,科学家们依然在这一领域不断地寻求进展。除了脑成像技术,研究者在发展新的方法,比如用瞳孔作为媒介来研究大脑的活动。除了大脑活动、婚姻状态等,也有研究者开始考虑遗传在CBT治疗中的所起的作用。研究者们对未来的前景感到乐观,杜克大学的心理学家蒂莫西.斯图曼这样说道,“尽管问题很复杂,但我认为最终我们一定能够解开它”。